【一田憲子的日常風景】 回首青春 首部曲

2020.03.25

昨天我就回到娘家了。
從東京車站搭新幹線來的。
現在往返東京和新大阪車站雖然已是家常便飯,不過對於年輕時的我而言,這段距離卻有如宇宙和地球之間那般遙遠。
以前我甚至懷疑,搭上新幹線,是不是就會進入東京、大阪兩地之間那道肉眼看不見的異次元空間的結界……。

於是,登登登登!
以下是新年特別企劃!我要來寫寫我的青春回顧了。(笑)

25歲時,我在父母的反對之下義無反顧地結了婚,並前往東京生活。
這對於一向表現如優等生的「好孩子」的我來說,可是這輩子以來的重大決定。
也因為如此,到東京生活的之前和之後,就彷彿紀元前、紀元後那樣,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高中時的夢想是當小學老師。
因為我很崇拜小學的班導。
然而學測時我嚐到失敗的滋味,於是便放棄教育大學,轉而進入一般的女子大學文學系就讀。

從小我就熱愛讀書,小時候就算被父母命令「快去睡覺!」,也會躲在被窩裡,然後用手電筒讀了無數次的「小婦人」。
上了高中、大學後開始熱衷看雜誌。
話雖如此,我既不看「Olive」,也不看「anan」,而是一個喜歡看最平凡無奇的「non-no」的大學女生。

畢業後我想要進出版業工作,無奈當時關西地區沒有什麼出版社,加上雙親管教嚴厲,我被告知一定得要住家裡通勤,最後我就順著父母的意思去貿易公司上班了。

那時我的夢想就是盡早結婚生子,然後要親手縫製母女裝,和女兒手牽著手漫步在夙川河畔。

在泡沫經濟全盛時期,下班後我會去舞廳跳舞,工作也還算愉快,可是我卻老是擔心「這樣真的好嗎?」,心裡不怎麼踏實。

就在那個時候,有一位同時期進公司的女同事(出社會後交到的好友)邀我去滑了人生的第一場雪。
那位女同事滑雪已經滑得很好了,而我卻是初學者。
由於兩人的程度實在天差地遠,所以就只有我決定去上滑雪課。
沒想到!
命中注定的邂逅降臨了!!!

故事的後續發展留待明天揭曉。

一田憲子

外の音、内の香Sotono-ne Uchino-ka)總編輯。曾是上班族,後來轉往編輯製作公司任職,並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女性雜誌或書籍的撰文工作。2006年創辦雜誌「暮らしのおへそ」,經手企劃、編輯、撰文;2011年創辦雜誌「大人になったら着たい服」(皆由主婦與生活社發行)。其他文章作品則散見於「天然生活」、「暮らしのまんなか」、「CREA(クレア)」「LEE」等雜誌。正於日本全國來回奔走進行採訪。更多生活分享歡迎追蹤Instagram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