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田憲子的日常風景】 要交出自我


東京一早起大雨就下下停停的。
高知、四國地區聽說下起豪雨了……。
各位是否安好呢?

進入主題。上週末是第四次的寫作課。
有些人甚至從富山、長野、櫪木等地遠道而來,共同度過了一段濃厚細膩的時光。

剛開始大家都很緊張,後來就開始聊起天來了,也透過文章認識了彼此。
一邊給予回應一邊寫作,大家就會自動融入團體中,
而從旁看著大家漸漸感情交融的模樣,也是我開設課程的期待之一。

課堂上會先請學員寫文章,再由我來當場增減內容,
並列舉各種例子說明「這段」寫得有點不著邊際的理由。
接著再向對方提問「你」想在文章中表達什麼。
然後,答案就會接二連三出現……。
「哇,把它寫上去不是很好嗎!」,我總是如此表示。
利用手將腦中思考的事情和心裡感受到的事情連成一線時,好文章便會自動誕生。
那時若見到對方臉上顯現閃閃發光的神情,總會讓我慶幸自己開設了這個課程。

而每次主持寫作課時,我都有一種感受。
那就是「交出自我」的難度。

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習慣。
那些不但是寫作上的習慣,同時也是思考上的習慣。

有些人總是在意瑣碎的細節,無法綜觀整體;
有些則是讓情緒主導,無法確實說明事實,所以文章就會顯得毛躁空泛。

可是就算我向對方表示「你容易偏向某方面,所以還是要稍微注意一下比較好喔」,
對方也難以從框架中跳出來……。
那是因為那些都是那個人至今學到的事情,也是累積而來的經驗,會這樣其實很正常。
可是……
要不要試著毅然將自己手中的一切全都放掉,從零開始面對課題……。

我會請學員反覆重寫文章,他們有時候就會突然在某一次重寫時大修內容。
「啊,那個人把自己交出去了」,目睹這個時刻總讓人感動。

將深信不疑的想法放掉,就像失去了以往得以倚靠的支柱,靈魂也會跟著迷失、搖擺不定。
然而,也正是如此才能重新建立全新的架構……。

然後,每當寫作課結束時,我都會回頭想想自己是否也成功交出了自我……。
內心懦弱自尊心卻很高的我本人,很難去傾聽他人的意見……。
我一定得變得更坦率一些。

大家有交出自我的經驗嗎?


這次的便當是麻生要一郎先生(右)與中山千繪(左)製作的。
燒腦過後再享用美味佳餚的話就能恢復精力!

在廚房幫忙添味增湯和熱茶的是山本綾子小姐。
(有幾張照片是向小綾借來的)

天氣依舊不穩定。

各位請多多保重。
祝福各位今天也能平安度過!






一田憲子

外の音、内の香Sotono-ne Uchino-ka)總編輯。曾是上班族,後來轉往編輯製作公司任職,並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女性雜誌或書籍的撰文工作。2006年創辦雜誌「暮らしのおへそ」,經手企劃、編輯、撰文;2011年創辦雜誌「大人になったら着たい服」(皆由主婦與生活社發行)。其他文章作品則散見於「天然生活」、「暮らしのまんなか」、「CREA(クレア)」「LEE」等雜誌。正於日本全國來回奔走進行採訪。更多生活分享歡迎追蹤Instagram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