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田憲子的日常風景】 「接納」理所當然的事情的困難度


昨天路過花店時,發現有賣以花材來說相當罕見的蓮花,忍不住就買了一朵擺在玄關。
而日前有一位經營花店的女性朋友表示,「明明這個季節的花材種類是最多的,
但是天氣越來越悶熱,不好保存,所以很多人都不買花了,真可惜」。

原來如此!
我決定今年夏天也要好好享受花藝的樂趣。

回到正題,日前我在facebook上發現這本書便讀了一下。

這本書的作者是39歲即罹患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丹野智文。
丹野先生本來是豐田汽車(TOYOTA)的王牌銷售員,同時還是兩個女兒的父親,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記不住客戶的樣子和工作內容,甚至連同事的樣子都記不起來,
心想「會不會是太勞累了?」便去醫院檢查看看,經過兩個月的住院檢查,結果被診斷出患有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他在書中描述了他如何從絕望中重新站起來,在朋友的情誼和家人的扶持之下重回職場,以笑容活在「當下」。

最打動我的,就是他在遇到大學時期的社團學長時公開自己病情的那一段。

「下次碰到時要是已經不記得大家的話,先說聲抱歉啊」他如此調侃自己,學長卻回了下面這句話。
「不會啦。就算你已經忘了我們,我們還是記得你的」。

讓人不禁潸然淚下。

讀了這本書,我以自己的立場重新思考了「接納的困難度」這點。

雖然丹野先生的情形是因為「生病」,但我們一樣會因為各種理由無法達成目標,或需要協助。
可是想「請求協助」時,很多時候卻開不了口。

結果便會無意間認為「做不到是我的錯」、「不好意思找人來做」,
很難去想到「表達這種需求是正常的」、「請別人幫忙做是應有的權利」。

結果就是一個人在工作崗位上一肩扛起工作,明明照顧孩子是夫妻兩人的事,卻只有妻子的擔頭更重……。

強壯的人去幫助弱小本來就是應該的。
工作上有餘力的人去支援忙碌的人是很普通的事。
可是實在很難往這個方向想……。

到底該怎麼去接納這點?我試著思考了一下。

我想第一步就是,當感覺到「做不到」、「好痛苦」、「好吃力」的時候,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情。

我不善於「向別人請求幫忙」,所以總是獨自一人努力做事。
結果就會忽視自己的感受……。
那一定是因為無法接受自己竟然「做不到」,所以才會想要靠自己來解決。
然而,卻會在心中碎念抱怨「為什麼只有我這樣」……。

所以,想知道「做不到」、「好痛苦」、「好吃力」這些狀況為什麼會發生的話,不如先跳脫自我,
想像自己站在高處俯瞰而下,再試著去分析看看。
然後,去分析看看除了「自己來努力」這個方法以外,還有沒有其他解決方式……。

我希望自己能夠擁有「另一雙眼」接納自己,能夠以一聲「謝謝」來感謝並接納理所當然的事。

今天的東京也下著雨。
不知道花店裡擺出什麼花呢?
祝福各位擁有美好的一天。





一田憲子

外の音、内の香Sotono-ne Uchino-ka)總編輯。曾是上班族,後來轉往編輯製作公司任職,並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女性雜誌或書籍的撰文工作。2006年創辦雜誌「暮らしのおへそ」,經手企劃、編輯、撰文;2011年創辦雜誌「大人になったら着たい服」(皆由主婦與生活社發行)。其他文章作品則散見於「天然生活」、「暮らしのまんなか」、「CREA(クレア)」「LEE」等雜誌。正於日本全國來回奔走進行採訪。更多生活分享歡迎追蹤Instagram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