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田憲子的日常風景】 母親節不送禮物!


東京的天氣晴朗舒適。
各位過得如何呢?
而這個週末就是母親節了。

這張照片是在我小時候拍的。
忘記是什麼時候了,以前曾經請人把在老家儲藏室的深處沉睡已久的8厘米相機底片重新燒到DVD裡。
第一次看到幼兒時期動來動去的我。
看到那個樣子,我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在跌跌撞撞學步的我的身後,一定看得到母親,她為了不讓我跌倒,緊緊守護著我,或是把手伸向我……。
原來我受到如此百般呵護成長的……。
我又再次深刻體會到那種感覺。

要是我能遺傳到一丁點那種性格就好了,我的母親就是會讓人這麼想,她是一位可以平平淡淡持續從事相同事情的人。
以前在這裡寫過的每日打掃作業當然不在話下,她還說不管到幾歲也要活得健健康康的,所以早晚都很認真地反覆力行她自己想到的奇妙伸展操。

廚房的調理器具也是,依然還在使用以前才看得到的鍋具和飯匙,反而讓人忍不住感動「這個時候還有人在用這個?」,
所以每次我回到老家就最愛看下廚的風景,彷彿時鐘打從我小時候起就停住了一樣。

雖然我的母親擁有那種個性,不過意外地也有實際的一面。
幾年前,她向我提出不送禮宣言!
「我們現在已經在靠國民年金過生活了,所以生日還是母親節、父親節就別再交換禮物了吧!」,她說。

雖然我還是會感到一絲絲的寂寞,不過只要聽說年邁的雙親每年在我的生日前出門到處找生日禮物,終於是懂得想說「還是不用了吧」。
不用送我禮物沒關係,但至少讓我送一下……
話雖如此,不過這終究還是違反了母親的原則。

我則是換一個方式,會在紀念日的那天,把我畫得超爛的畫連同祝福的話傳真過去給他們。

一想到不知道未來還能有多少次可以慶祝生日、母親節和父親節,心裡就一陣痛楚……。
和家人共度的時光無法持續到永遠……。
越是這麼想就越想要珍惜「當下」。



一田憲子

外の音、内の香Sotono-ne Uchino-ka)總編輯。曾是上班族,後來轉往編輯製作公司任職,並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女性雜誌或書籍的撰文工作。2006年創辦雜誌「暮らしのおへそ」,經手企劃、編輯、撰文;2011年創辦雜誌「大人になったら着たい服」(皆由主婦與生活社發行)。其他文章作品則散見於「天然生活」、「暮らしのまんなか」、「CREA(クレア)」「LEE」等雜誌。正於日本全國來回奔走進行採訪。更多生活分享歡迎追蹤Instagra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