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田憲子的日常風景】 從「放不下」到「放下」的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年號從今天開始就變成令和了呢。
總有種神奇的感覺。

雖然適逢連假期間,我現在人在福岡採訪。
是說,不知各位是否已經買了我的拙作《大人になってやめたこと(成為大人之後放下的事)》(扶桑社)了呢?
這本書的襯頁很有女人味,但是顏色又帶有一點俐落帥氣的感覺,我個人非常喜歡。

「請一田小姐寫寫每天在做的事情以及剛開始著手的事情」,其實當初出版社編輯在向我邀稿時,是希望我寫這些內容。

可是……。
我有興趣的則和提議相反,是「要放下的事」。
也許編輯人還年輕,還處於會想要「開始」做什麼的模式。
可是我已經年過50了,我在思考的是要從一直放在心上的各種事情之間做出取捨,放下沒有必要的事情,要過得更輕鬆自在。

然後,要怎麼擺脫以往「怎麼會這樣想?」或「為什麼這麼耿耿於懷?」這種讓我一直想不通的「思考習慣」?
而毅然決然放手了之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我終於還是想通了。

我老是在意別人的目光,會配合對方改變自己。
那種變色龍的個性讓我一直感到很厭惡。
可是,就算和別人的意見相反,一旦大膽地嘗試開口表示「我覺得這個比較好」之後……。

就會發覺「咦?說出來也沒事嘛!」。
而周遭的人也能確實認知到擁有那種意見的我。
我了解到讓他人得知「一田小姐是一位抱持著那種想法的人」,遠比老是以心口不一的變色龍的面貌活著還來得快活。

我終於知道,當藏在肚子裡的「真實想法」和「說出口的意見」完全一致時,心情竟會如此舒暢。

當然我現在依舊會看場合察言觀色,有時也會把話吞回去肚子裡,不過能夠學到一種讓人「心情舒暢」的方法,對我來說可是個重大的發現。

明天能做的事情就不在今天做。
這也是我最近學到的事。

我總是忍不住想超前進度,往往認為「先把明天的事情做起來就會比較輕鬆」。
可是明天還會有一堆得在明天處理的事情滾滾而來。

我發現我一旦開始思考「為什麼這件事情我做不到?」,而我又有10分力氣的話,若是不把10分的力氣都用盡就不會罷休。
那就只要使用9分力,不要用盡,然後保留1分的力氣。
那1分力氣,就用來讓自己休息……。

現在的我,還是會在無意中發現自己又開始「一定要做這個、做那個」。
不過,一旦知道我自己「是一個要用盡10分力氣的人」,就會懂得「好喔!停!」,然後把筆記闔上。

即使沒辦法全部放下,只要能慢慢看出放不下的原因,我想,生活上就會產生變化。

我在這本書裡寫的就是我自己從「放不下」到「放下」時在心境上的轉變。

希望各位讀者可以從那段歷程中找到和自己契合的部分,以及解決問題的線索。

祝福各位度過美好的一天。




一田憲子

外の音、内の香Sotono-ne Uchino-ka)總編輯。曾是上班族,後來轉往編輯製作公司任職,並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女性雜誌或書籍的撰文工作。2006年創辦雜誌「暮らしのおへそ」,經手企劃、編輯、撰文;2011年創辦雜誌「大人になったら着たい服」(皆由主婦與生活社發行)。其他文章作品則散見於「天然生活」、「暮らしのまんなか」、「CREA(クレア)」「LEE」等雜誌。正於日本全國來回奔走進行採訪。更多生活分享歡迎追蹤Instagra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