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田憲子的日常風景】 繞來繞去繞成一個圓!


我做事常常三分鐘熱度,很快就會失去興趣,無法長時間持續面對一件事。
一旦開始動作,不馬上知道結果就會煩躁!
年輕時,常常為了這種個性苦惱。

記得曾經被說過,「一田小姐很容易馬上感到厭煩」。
為什麼會沒有耐心?
為何無法讓事情在心裡細火慢熬?

可是,無論再努力,個性依舊難以改變。

後來,某人曾經對我說了一句話,我因此獲得救贖。
「容易厭倦不是很好嘛。
編輯這份工作,就是因為容易厭倦才能發掘到新事物不是嗎?」
因為這句話,我才了解到
「原來如此,『缺點』從反面來看也可能會變成『優點』」,
終於可以稍微安心了。
由衷感謝那位女士。

然後到了現在這把年紀,我又了解到一件事。
人類可以靠努力去改變某些事,然而也有事情是無法改變的……。

言歸正傳!
像我這麼容易厭倦的人身上,偶爾也會奇蹟似地出現讓我長久掛心的事情。
正確一點來說,有一件過去心中掛念不已的事原本早已被我遺忘,
卻突然在事過境遷之後又回想起來。
上圖,是2011年「MIZU NO SORA」藝廊的DM傳單。
傳單上有插畫家波多野光先生的畫作。

很久之前我在做《LEE》的男性版《men’s LEE》時,
曾經前往STANDARD TRADE家具的渡邊謙一郎先生家中採訪,當時第一次看到這幅畫作。
而與渡邊先生是在《生活的重心》第一刊的採訪時結緣的。

當時,波多野先生座落於橫濱的精緻時尚的住宅中,
客廳的邊櫃上方掛著一幅畫有植物葉片蜿蜒伸展的畫作,
我於是請教他「這是哪位作家的作品呢?」,他便向我介紹。
隨後我立刻前往「MIZU NO SORA」藝廊,偶然驚見波多野先生的DM!
可惜的是個展剛好結束了。
希望有一天能擁有這位藝術家的作品,
因此就將這張DM貼在書房牆中的橫木上。

然後……。
時光流逝,就在徹底遺忘橫木上還貼有DM之際,
得知今年波多野先生將於畫廊「DEES HALL」舉辦個展!
這下不去看看還得了!

剛好趕上個展最後一天,安全達陣。
而且也購入了一幅畫作。
其他的作品幾乎都有裱框,
但是我選的那幅,卻剛好沒有,
「怎麼辦?」,於是我向波多野先生徵詢意見,
畫框「是請STANDARD TRADE的渡邊先生裱裝的喔」,結果居然得到這個回答!
他還主動表示,「今天撤展時他會過來喔。要不要乾脆趁機請他幫忙裱框呢?」。

這是什麼天大的緣分!
當然是馬上請他幫忙了。
後來,渡邊先生寄來了一份精美的設計圖,裱框完工後還特地親自送來我家。
下圖就是終於駕臨我家的畫框與畫作!!

你看~~~!!

真的好開心,太開心了……。
這幅以黑白兩色描繪植物的畫作中,我感受到
植物確實存在,並且展現了蓬勃的生命力,
然而那份暗湧的生機卻又顯得稍稍內斂,
是一幅具有摩登風格的藝術作品……。
這也是我喜愛的部分。

而且,這個裱框的技術,其實大有玄機。

首先,在牆上安裝畫框的框架。

然後,將畫框的背板從旁套進固定。
據渡邊先生的說法,此為日本自古以來的裱框技法。
有別於以線繩吊掛的作法,
這種方式會讓掛上的畫作如吸附一般緊貼於牆面,
畫作會因此成為牆壁的一部份。

專業技術,果然驚人!

專注在這種肉眼難以察覺的細節,正是STANDARD TRADE得以成就STANDARD TRADE之處!

10多年前和渡邊先生結識的緣分
以及與波多野先生的畫作結識的緣分,兩者相連化為一個圓,
正在我家的牆面上煌煌閃耀。

我一邊凝視著該幅畫作,一邊想著。
這個能夠長久埋藏在我心裏的事物,對於這個容易厭倦又健忘的我而言,
才稱得上是真心喜愛的事物。

然後,我打算在人生的下半場,
不再勉強自己,不要逞強拼命,
想要就這麼倚靠這無形中存留在心裏的事物,度過每一天。

 

一田憲子

外の音、内の香Sotono-ne Uchino-ka)總編輯。曾是上班族,後來轉往編輯製作公司任職,並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女性雜誌或書籍的撰文工作。2006年創辦雜誌「暮らしのおへそ」,經手企劃、編輯、撰文;2011年創辦雜誌「大人になったら着たい服」(皆由主婦與生活社發行)。其他文章作品則散見於「天然生活」、「暮らしのまんなか」、「CREA(クレア)」「LEE」等雜誌。正於日本全國來回奔走進行採訪。更多生活分享歡迎追蹤Instagram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