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的 iroiro】 以職人精神 在日本插畫界發光發熱— 專訪高旗將雄

活躍於日本插畫界的高旗將雄,繼香港個展之後的第二站,來到了手紙社台灣店。第二次在台灣舉辦個展的他,依舊以極度忙碌卻有緩和的步調,穿梭於展場之間~在高旗先生繁忙的台灣行程當中,特地邀請他來談談創作的一些點滴。

我拋出對於插畫家的種種好奇,像是如何成為插畫家?創作概念以及遇到的困難,以及度外行人的角度提問,試著用最貼近插畫家的方式,讓高旗先生接球!以下,就來更加了解日本插畫家的生活吧!

(以下高為高旗先生簡稱、黛為筆者簡稱)

黛:高旗先生從什麼時候開始畫畫?
高:小時候就在畫了,不過認真對待畫畫這件事,我算是蠻晚開始的!應該是在進入大學開始的。


黛:好像特別喜歡繪製動物呢?
高:其實我一開始是畫無機質的物件,像是車輛、杯子等。可能是動物比較可愛,工作後常常被委託畫動物(笑)另一方面,我繪製的人偶、娃娃,有時是透過動物的模樣來呈現,並不是著重在動物,而是有著動物形體的人偶喲!


黛:提到人偶,聽說高旗先生有在收集鄉土玩具啊?
高:是的,我有在收集!
與其說是收集鄉土玩具本身,倒不如說是對鄉土玩具文化背景相當感興趣~
來材質舉例,鄉土玩具多半是用紙張、陶土、木頭製作,會讓我想去研究:「為何這個地方的鄉土玩具是用紙張呢?那個地方以陶土呢?」另外,顏色也會讓我思考「為何用紅色呢?」等進而去理解其背後的脈絡。


黛:哇!聽起來鄉土玩具其實有著很高深的學問…
高:我的創作的確受到其影響。鄉土玩具畢竟是商品,需要大量生產,所以有個特點,就是線條、顏色都要保持簡單,以免太難脫模、上色太過費工;相對的,在設計上一定要有其突出之處…才能被大眾喜歡。
鄉土玩具的發展已經擁有長時間歷史,能留存下來的,代表一直都很受歡迎!這樣的發展軌跡,多少都影響著我。

黛:高旗先生有算過目前收集了多少個鄉土玩具嗎?
高:其實我近期很少買了~因為頓悟了這是一條無窮盡的收集之路!後來都專注於收集一種:木雕熊~可是種類、數量也是非常驚人哪


黛:鄉土玩具感覺非常有意思呢!不好意思啊,有點離題了,現在我想返回到插畫家相關的提問。請問高旗先生是如何成為插畫家的呢?
高:當初是有客戶委託,接了美容用品刊物的封面設計,還記得那時整整畫了一年!原本沒有特別想過要以插畫維生,沒想到就一直做到現在了(笑)


黛:身為插畫家,覺得做困難的地方?
高:果然還是截稿日的遵守吧!(笑)
其實在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前的富裕時代,知名插畫家的地位可以說是與明星一樣,甚至還有去擔任導演的,當時想當插畫家的人可是說如過江之鯽,非常非常多…
當今的日本,當插畫家的方式其實有很多種:像是漫畫、動畫、或是繪本等等,願意委託插畫家工作的廠商也很多,機會相對充沛。在這樣的情況下,最難的是找到屬於你自己的路、適合你的創作風格。


黛:那高旗先生找到自己的路了嗎?(馬上追問)
高:透過與手紙社、以及外部單位的合作,這些歷程都幫助了我,慢慢地摸索出所謂的高旗風格。可以說是大家協助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高旗先生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黛:高旗先生太謙虛了!那想請您分享,身為插畫家不可或缺的繪畫工具,高旗先生會使用筆電繪圖嗎?
高:基本上畫具會依照業主希望呈現出的效果與風格來調整。我比較沒有用電腦繪圖,常用的是鉛筆、臘筆,最後微調時才會用上photoshop。


黛:創作靈感的來源?
高:我的創作分成兩部分:委託與原創。像是手紙社原創的作品,通常都是來自於我在旅行時的所見所聞。每次來台灣,路上的街景,以及我到日本各地購買鄉土玩具時,都會發現各地有趣的人事物,都存在腦袋裡變成靈感。


黛:從一位「喜歡畫畫」的人,變成「以插畫為生」的工作者,可否談談心情的轉變?
高:插畫家,是一份不可能完全照著你的心意去畫的工作,我覺得這是身為插畫家的認知。受到委託的案件,必須是客戶接受你的創作才能進行;自己原創的雜貨、商品,同樣也必須是消費市場接受,有喜愛的消費者購買,商品才有存在的意義,一旦銷售狀況欠佳,其實也無法以插畫維生了。嚴格來說,外部的世界已經有一個客觀的評判標準存在了。


黛:那在兩者之間如何保持平衡呢?
高:這樣說好了,我時常會接到繪製以「疲憊的上班族」為主題的插畫案件(笑),所以工作結束後,我就會隨自己心意創作一些元素,令心情愉悅的是:旅行或是雜貨等。可以說是在畫的「動機」與「元素」上取得平衡吧。


黛:高旗先生真的是一位非常專業的插畫家,很不容易呢。可否談談與手紙社的合作?
高:跟手紙社的合作反倒是比較自由啊!因為最終北島先生(手紙社總監)會幫我「審核」,因此創作時都很安心地想畫就畫!反過來自己從頭到尾原創的商品,一邊創作心裏一邊擔心市場不會接受,反而綁手綁腳呢(笑)


黛:聽了高旗先生的分享,好像是單純喜歡畫畫的人,不一定能成為插畫家呢?
高:沒錯。因為單純喜歡畫,跟有沒有辦法變成工作,其實是截然不同兩件事!
世界上存在著非常多擁有藝術天份、繪畫技巧也很高超的人,不過卻不一定能成為插畫家。實際上有太多的因素需要考量,譬如時代背景(是否剛好符合這個時代的流行風格)、能否達到客戶需求等等。


黛:原來插畫也有這個時代流行的風格啊?
高:的確是的。其實當初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風格,恰好是接到了國外工作的案件,才從國外聽到當今流行的可以說是速寫風格(sketch style)、還有帶有點可愛的風格。

高旗先生手繪自己的工作桌!!

黛:的確是非常可愛啊!接下來想請高旗先生聊聊這次的作品呈現。

高:這次的原作是以絹印呈現,背景幾乎都是純白;而絹印其實一個顏色需要製一個版,顏色越多、過細的線條都非常容易失敗,因此保持簡單很重要。好像跟鄉土玩具是一樣的概念?(笑)或許絹印中「需要保持簡單」的特性吸引了我吧?


黛:關於這次展覽的主題?好像有許多蔬菜水果呢。

高:之前手紙社開了鐮倉店,我到訪了鐮倉,感受了鐮倉蔬果、江之島電車等所謂的鐮倉魅力,於是成為我的創作靈感;另一方面,今年是狗年,因此畫下小狗!還有阿里山小火車,是特地為了台灣展覽而做的。(偷偷說高旗先生是鐵道迷喔~)


黛:鐮倉真的是一個充滿魅力之處!接下來,高旗先生有什麼新計畫嗎?或是想挑戰看看的?
高:最大的夢想是要畫下日本所有鐵道便當的包裝!除了喜歡鐵道,也喜歡觀察各地不同的特色與風土民情。如果只能選一兩個地方的話,我想畫北海道和故鄉愛知縣。
(原來是北海道的鐵道便當不是太有人氣,而且電車越來越少,好像漸漸的沒落了…)


黛:非常期待高旗先生設計的鐵道便當啊!最後想請教創作遇到瓶頸時,排解心情的方式?聽說高旗先生好像喜歡泡錢湯(笑)
高:對,我喜歡泡錢湯~不過很遺憾的家裡附近沒有錢湯!反倒是手紙社附近有錢湯、有打擊練習場,還有蕎麥麵店。對我來說簡直是完美的組合!所以要交作品時,我會起個大早,坐電車到柴崎車站,先在手紙社吃個早餐、喝杯咖啡,然後進行我的一日遊(笑)


採訪尾端,我們一面喝著茶,一面聊著天,高旗先生突然語重心長的說:
「現在的年代,是只要你在名片上寫下插畫家,也接得到工作,就可以成為插畫家的年代。不過如果為了想要成為插畫家,而去研究現在的流行,勉強創作出迎上潮流的風格,這也不對。『自己喜歡畫的剛好符合當今所謂的主流」才能成為插畫家的第一哩路。」

看著高旗先生在展場調整作品,與展場人員討論商品陳列的認真表情,我相信高旗先生之所以成為一位專業的插畫家,不僅僅是幸運,還有關起門來努力創作的累積,以及最重要的初心。



(被拍照有點緊張的高旗先生!本人超級親切的喔!)


【高旗將雄插畫展 at 手紙舎台灣店】
日期:即日起〜4/1(日)
地點:小器生活空間華山店 華山文創園區 中四B館
電話:02-2351-1201
營業時間:12:00~21:00(週末11:30~21:00)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