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的 iroiro】 旋轉於筆尖上 是那日本畫的輕巧舞姿 — 專訪日本藝術家 鬼頭祈

幼稚園就拿起畫筆,現年27歲的鬼頭祈,留著一席齊耳的短髮,純黑的髮色襯著渾圓的杏眼,訪談間時而羞澀的笑容,讓你很難聯想眼前這位氣質女孩,已經在日本插畫界佔有一席之地。


在靜岡縣的大自然中生長,鬼頭祈像是嫩葉一般以天為師,以地為友,目及之處盡是天然之美,開始畫畫好像也變成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

小學就決定要一直畫畫的鬼頭祈,就讀了科班,一路念到京都造形藝術大學。在選擇專攻時,一反於大部分藝術系學生會進入的西洋繪畫領域,鬼頭祈毅然踏上日本畫的學習之路:「相較於西洋畫的三點透視等,日本畫是平面的,對我來說比較容易」她謙虛著表示。著重於線條,構圖中的留白,以及去除不必要的元素,這些部分都間接讓鬼頭祈在畫中找到力量。


大四時接了京都市內一些咖啡店、Live house等活動宣傳單的案子,開始與商業團體進行小小的合作,令人毫無防備的純真風格,加上日本畫「留白」的特點,與宣傳品上需要置放文字的需求相輔相成,鬼頭祈設計的作品不但擄獲了京都人的心,也漸漸地透過網際網路,蔓延到日本各處。


在鬼頭祈的作品中,一定可以看見的主人翁:草莓與小小人,又是怎麼樣的緣分呢?
「喜歡草莓!」鬼頭祈揚起年輕的燦笑,卻也告訴我們「其實草莓被引進日本的年代(江戶末期、明治初期),正是西方畫法傳入日本之時,大概是那個時候開始,日本畫就逐漸沒落了…」


每畫下每一顆草莓,彷彿就提醒著她不能忘記屬於自己國家的藝術,
當然無法以「復興」如此沈重的字來描述,不過為傳統技法帶出現代感,賦予年輕生命,正是鬼頭祈想做,也一直在努力的事。

而小小人呢?原來鬼頭祈的大學時代,雖然學校沒有修習插畫課,不過自己時常隨手畫下小女孩、妖精等人物型的模樣。某次在進行日本畫作業時,突然靈機一動將小小人加入畫中,沒想到效果奇佳,不僅是鬼頭祈本人,連觀看者都有變身為小小人的錯覺,有時依偎在狗狗旁,有時張大嘴吃著草莓…與作品的距離更貼近了。

心情有點焦慮時,隨手畫下的小小人,亦化為人生的小幫手
「透過小小人的眼睛看世界,我彷彿擁有了另一種世界觀,小小人隨著自己心意過活,對於時間感的認知很薄弱,只專注於當下,似乎也在提醒著我要活在當下呢!」

現在,就透過Q&A,認識更多鬼頭祈!


創作上是否有何堅持?
線條的部分,一定是用手畫!才能表現線條的張力。


創作遇到瓶頸時怎麼突破?或是排解心情的方式?
都是藉著畫有興趣的題材,或是自己喜歡的主題,來排解壓力~

請跟我們談談「喜歡畫畫」與「把插畫當成工作」!
工作難免會有壓力,像是業主的要求、或是稿截的日期…
不過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接觸了領域更加廣泛;嘗試了許多以前沒有畫過的題材,挑戰自己的畫畫能力,所以我覺得喜歡畫畫與工作之間是相輔相成的。
下圖是與哥吉拉的合作!

©TM&©TOHO CO.,LTD.

可否聊聊與阿松的合作?
阿松在日本是非常知名的動畫,敘述六胞胎的故事~當初電視台播放第一集的時候,我隨手畫下了阿松(小小人姿態),然後刊登在自己的推特,結果意外地受到很多人關注!(笑)後來就有機會合作、發行周邊商品~

©赤塚不二夫/おそ松さん製作委員会

接下來有什麼想挑戰的計畫嗎?
之前因為跟愛媛縣的湯屋合作,繪製了一幅壁畫~
如果有整個空間都能讓自己所創作,應該超棒的吧!譬如有咖啡店、有小型藝廊等,類似主題樂園的概念~




請談談這次的展覽?
因為這次在小器藝廊展覽的關係,我特別以「民藝」為出發點,創作了小小人與器皿的世界。
包括第一次試著創作了張子娃娃!對我來說是一次嶄新的挑戰。
日本畫法的線條,要以立體的方式呈現其實相當困難。不過張子卻能表達出來!可能日本工藝之間有其共通之處吧(笑)最後是委託了埼玉縣春日部張子的工房玩古庵進行製作!
這次我也好像跟著張子娃娃一起來台灣旅行的感覺~


想傳達給台灣朋友的訊息?
日本畫在日本依然被歸於傳統工藝的範疇,我希望透過創作,能夠讓大家欣賞到日本畫中,其實也有輕鬆、貼近生活的一面,就像是小器想傳遞的概念一樣!歡迎大家來看看我的展覽喔!



鬼頭祈個展
時間:即日起~03/14(三)12:00~20:00
地點:小器藝廊(+g)地點:台北市赤峰街17巷4號 
電話:02-25599260
小器藝廊展覽現場:http://t.cn/RE3OsVp

 ** 3月17日至4月1日將於小器生活空間華山店 接力展出!!**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