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的 iroiro】 跟著選品人日野明子 去拜訪作家—陶作家 野村亞矢

第一次聽到野村亞矢這個名字,第一個反應是:好可愛!得知野村小姐竟然是製作土鍋時,第一個感覺是:太厲害!
土鍋畢竟是比較沈重、紮實的生活道具,不像盤皿一樣似乎比較輕鬆的可以完成,這是我的偏見。所以當知道將跟著日野明子女士去拜訪野村小姐時,心中實在興奮。

通常在前往作家工作室之前,我們都會在地圖上標注,而得到的資訊,也通常都在山裡、山旁,這一次野村小姐的工作室,卻是在市區?讓我更加好奇了。
搭車約10分鐘後,我們來到了一處充滿綠意,隱藏在大量植物中的房子。抬頭之處,懸掛著小小的招牌:花と器 野むら(註一)。迎接我們的是野村小姐的母親,留著短髮、帶著適合的眼鏡,米白色的襯衫在藍天下顯得清爽,說話速度甚快,笑容從不間斷,如此熱情的長輩,讓我們採訪慣有的緊張情緒頓時全消,野村媽媽見到日野女士變好似與老朋友相見,一邊聊天一邊帶我們繞了繞花園。

說是被植物「包圍」一點也不誇大。走在以石板鋪成的細小道路,生氣盎然的植物們綻放地跟我們打著招呼。曾經照顧過植物的經驗,讓我由衷的佩服野村媽媽的愛心、耐心與細心,唯擁有這幾個特質,加上對美感的敏銳度,才有辦法創「造出」這樣一個小巧、洋溢著生命力的空間。

推開沈甸甸的木頭門,取而代之的是被器皿環抱的展覽空間,也是充滿著野村風格的一家小店。帶有歷史痕跡的大型木櫃,擺放在中央,陳列著野村小姐的作品,花器與物件。野村媽媽熱愛園藝,女兒則透過陶,展現對母親的支持與疼愛。常年與植物相處,野村小姐創作的花器特別自然,彷彿可以完全融合在植物之中,溫柔的包覆著她們。

野村小姐本人,跟名字一樣,清新中帶點可愛。熱情的跟大家打過招呼,野村小姐便扭開瓦斯爐,準備手沖咖啡,野村媽媽則是拿出了厲害的日式甜點,一邊跟日野女士開心的聊著天,一邊精準的分配著每個人的點心。咖啡香、器皿、輕鬆的氣氛,啊,是野村母女不刻意營造出的溫馨。

野村小姐大學唸的是設計,偶然間參加了陶藝社團,開始接觸了陶土。
對於陶土並非乾柴烈火一見鍾情,而是慢慢的喜歡上可以從無到有,自己創作出形體、在其上畫畫的過程,四年級要選擇專攻,設計科系裡有陶瓷專門的部門。
於是就選擇了陶瓷,好像一場細水長流的愛戀,迄今已經談了24年了。

畢業後前往常滑,在老師的推薦下進入了一家複合式店家ミルキーコーク,自稱為「北大土山人」(註二)的店主木下先生本身有一個陶藝工作室,閒暇時會燒陶、並經營小選品店與餐飲。
「木下先生是一位很有熱情、慷慨的人,很願意栽培年輕作家,不會刻意要求大家要做什麼,常常鼓勵我們。像我自己,其實不太喜歡用轆轤(笑)比較喜歡用手捏,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吧。可是在店裡要兼顧工作,能創作的時間十分有限,所以開始使用轆轤。記得那個時候我還不太會燒窯,通常是幾個夥伴們創作完,一起放進窯裡燒。好不容易燒完了,看到成品時卻有點分不出來哪一件是自己的作品…」野村小姐這時驚覺,原來陶藝也是會有如此相像的作品,那我的特色是什麼呢?經過幾次的嘗試與反覆練習,野村小姐走上了「手捏」的這一條路。


野村小姐養了好多隻貓咪,每一隻都可愛極了。
當初會做土鍋,其實也是木下先生心血來潮的提議。
「土鍋使用的土與釉藥都不一樣,剛好有一位後輩對於釉藥很擅長,所以由我捏土,由他調製釉藥,就這樣開啟了土鍋的製作。」在店裡工作了一段時間後,開始會有東京等地的藝廊邀請展覽,在常滑的時光,野村小姐過得充實、忙碌。

四年後離開了常滑,想尋找一個工作室,卻是困難重重。
「從常滑回到家,畢竟這裡是市區不是產地,大家一聽到要燒陶,都連忙婉拒,當時也是陷入膠著啊…後來很幸運的,剛好有位住在豐田的朋友,說可以幫忙介紹空間,又離車站近,於是我就去了豐田…當時經濟拮据,好不容易湊齊了十萬買了自己的第一個電窯,雖然是二手的,卻有著相當深厚的情感哪。」
在豐田待了三年之際,剛好媽媽結束了與朋友共同開了15年的店,野村小姐於是決定搬離豐田,回到家鄉,跟媽媽一起生活。

用雙手捏著信樂的土,耗費體力、時間換來得,是基本上什麼形狀都捏的成。
「一開始想做出有點個性的作品,所以也嘗試過各式各樣奇怪的造型,像是捏的很長等等,不過歸根究底,土鍋就是要用的,而且奇怪的造型容易燒壞!(笑)我漸漸了解,替使用者思考是很重要的。」
在這樣的前提下,再把自己想要的「個性」一點一點加上去,像在鍋蓋的地方、或是把手稍微加點變化。

野村小姐製作的土鍋,手感強烈,素樸中透露著可愛。
造型之外,為了作品的「個性」,野村小姐亦花費許多時間在作品「下功夫」。
「我是用還原燒法,這個燒法有容易變的普通的危險性存在(笑),所以我會用一些方式,盡可能表現特色。」
野村小姐口中的方式,包括在釉藥上完後再刻意把釉藥剝落、以及很難調製而成的釉藥等,縱使外在造型無法浮誇豔麗登場,細節之處,野村小姐的用心與技法卻可以一覽無遺。
「先上釉藥後再擦拭抹去,再上防潑水的藥劑,就可以避免每個地方都沾滿釉藥,燒出來就會不太一樣;之後再用鐵刮出痕跡,以筆刷仔細的上色!」野村小姐手中的這個片口,就是如此複雜且費工。

野村小姐坦言,在自己創作的技術提升了之後,也沒有辦法跟以前一樣,那樣隨性了。不過,隨著年紀增長,她更加體認到,人生的歷練與累積,才能做出現在的作品,也更勇敢的去做真正想做的。
「我對從事陶藝創作為生的樣貌並不陌生,也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做了24年的陶,要我說起最深刻的感想,應該還是客人認同自己的創作,甚至是願意花錢購買這件事吧。那樣被認可的感受,至今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每一次都讓我很感動!」

貝殼也是野村小姐創作很重要的元素
在胚體上放上一小塊的貝殼,燒製時貝殼裡的鈣質燃燒時會改變,透出光暈般的紅色,而這樣不加以說明就無法注意到的細微之處,就是野村小姐創作迷人的地方。由於做工繁複,野村小姐的創作步調也無法加速,一年大概都僅有兩檔個展,因此連在日本,都很難看見野村小姐的作品。  

這一次日野明子女士的策展,特地選了野村小姐的幾項作品:土鍋、耐熱烤盤、馬克杯、碗、手捏杯等,請大家把握機會,來看看充滿有趣表情的土鍋們,親眼欣賞野村小姐的精心之作。

 
​註一:花と器 野むら店內的選品,是由野村母女一起挑選;來這邊的客人常常是植物與花器一起購買。
註二:北大路魯山人是日本著名全才藝術家,對美的追求是北大路魯山人畢生的信念,也因此,他的美食文字將藝術及美的意識引進飲食領域,創造了日本食膳獨有的文化。此篇文中山下先生所自稱「北大土山人」即是因自身創作陶藝,而將「魯」改為「土」之意,用來表示自己對美的追求與執著。


器之手帖台北展  III
時間:11.11(六)~11.29(三)  12:00~20:00
地點:小器藝廊(xiaoqi +g)台北市赤峰街17巷4號
電話:02-25599260
選品人 :日野明子
展出作家:
大沼道行(陶)、野村亞矢(土鍋)、貴古窯|今橋剛和(磁)、shimoo desgin|下尾和彦 下尾saori(木)、松岡洋二 (玻璃)、松岡装子 (玻璃)
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xiaoqiplusg
*展覽座談:
時間:11. 11 18:30~20:00
地點:小器藝廊 (xiaoqi +g)
主講人| 選品人 日野明子
座談報名|
https://goo.gl/qcZ7ZA
 *開幕當天日野女士將在小器藝廊與您交流 

野村亞矢的作品目前僅在小器藝廊販售,歡迎至展覽現場、或私訊「小器藝廊+g facebook」選購。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