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日本】 鳥取民藝之旅 之三—拜訪新生代陶藝作家芝原信也、西根繪里子

拜訪玄瑞窯的午後,鳥取下起了雨。天色瞬間變得灰暗,
我們匆忙地躲進掛著玄瑞窯的小型工房,正好遇到了有一位學員正在跟著芝原先生上課。


大阪出身的芝原先生,小學舉家搬到鳥取,在中學16歲時偶然體驗了陶藝創作,感受到創作當下可以心無雜念、只專注于陶藝之中,這樣的感覺觸動了芝原先生,也成了踏上陶藝之路的契機。
中學畢業後報名陶藝教室、再前往國府燒,師事陶藝家田中幸,直到2009年創立玄瑞窯,
一路走來,雖然是屬於年輕世代,芝原先生在陶藝界卻已經有近20年的資歷。



第一次體驗陶藝時,做的是茶碗。「當時我手繪了很多圖案在上面喔!後來持續一直使用,就破掉了。」芝原先生認為自己是偏向實用型的作家,作品上一開始沒有太多顏色的變化,後來慢慢嘗試釉藥,才達到現在眼前擁有許多色彩的系列。

此外,為了體貼使用者,芝原先生把作品做得比較薄,因此手感輕盈,每天使用也沒有負擔,土壤則是來自滋賀縣信樂。



年輕世代的陶藝家,必須在理想與生活中取得平衡。對芝原先生來說,在他心中有一條很明確的界限:使用型的作品(可以販售的),以及創作型的作品(藝術性的)。而芝原先生最想表現的,則是鳥取的大海,那令人心曠神怡的藍色。經過不斷失敗地釉藥嘗試,所調整出來的「藍」也在2016年獲得星巴克的青睞,鳥取縣的星巴克地方馬克杯名為「沙丘」,就是芝原先生的創作。



玄瑞窯一樓是陶藝教室,也是芝原先生創作之處



當我們沈浸在芝原先生分享星巴克的合作記錄時,
太太西根繪理子從門口跟大家打了招呼,精神奕奕地走了進來。
暱稱nene桑的西根繪理子,在距離玄瑞窯車程5分鐘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根—ne陶工房。



談到與陶藝結緣,nene桑有點靦腆的說:「因為我從小就很喜歡畫圖,18歲那年,正直煩惱要升學還是要就業之時,好朋友偶然間告訴我說:『要不要試試陶藝啊?陶藝作品上面也可以繪圖喔。』」
抱著試試看的心情進入了大學學習陶藝,結果出乎意料地越來越著迷的nene桑,畢業後前往鳥取縣倉吉市國造燒繼續修業,之後才獨立。
以自然、動物、蔬菜、植物等為主題,nene桑的作品有一種回到日常的溫暖。



「我的工房蓋在四周都是樹的環境之中,每天都會受到大自然啟發,像是鳥兒充滿生命力的吱吱叫,或是雨水打在屋簷上滴滴答答,春天看到草木冒出新芽等,都是我的靈感來源。」nene桑充滿精神的說。

「鳥取縣的窯元,幾乎沒有器皿上有繪圖的,都比較偏向民藝風(笑)我想要在陶藝上傳達一種活潑的感覺,讓大家對於鳥取陶藝有不同的印象,當然也是看到有繪圖的就知道是我啦!」



80年代的芝原夫婦,正是現在日本年輕世代陶藝家的年紀。面對當今整個日本、甚至是全世界都注目的民藝風潮,我好奇「民藝」對於之於創作、生活的意義?

「鳥取與島根屬於山陰地方,從以前「民藝」就根植于居民的生活裡,很多鳥取居民從小就使用所謂的民藝品,像爺爺奶奶那一輩,結婚的時候會請職人燒製陶器,當做送給賓客的小禮物呢!我沒有特別思考過民藝這個詞,因為它就像空氣一樣,是自然不過的存在。」血液中流著民藝基因的nene桑,從一開始就以食器為創作題材。她笑著說第一個作品到現在還留在身邊,是一個湯吞,非常值得紀念。



同樣身為創作者的兩人,在創作這一塊,彼此完全尊重對方,不會加以干涉。不過看起來大剌剌的nene桑跟我們分享,實際上在創作上容易想太多、對於創作方式不停踩剎車的人是她,對於總是自由自在的心在創作芝原先生,nene桑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採訪結束,nene桑跟我們分享,她不做陶藝的時候,會以橡皮擦版畫來創作,也會很想嘗試版畫!芝原先生則是害羞的表示自己喜歡修繕一下房屋、車子等手工作業,或是小型的室內改造!
帶有點藝術家氛圍的芝原先生、彷彿一走進工房就能照亮整個下雨的鳥取,
像太陽一樣的nene桑,相信兩個人在陶藝界的創作與發展,一定是像鳥取沙丘夜晚的星星,越來越閃耀。




玄瑞窯  
芝原 信也
〒680-0921 鳥取市古海664-16
 
陶工房 根-ne 西根繪里子
〒680-0921 鳥取市古海48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