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日本】 鳥取民藝之旅之二 —參訪延興寺窯



「鳥取身為日本人口最少的縣市,自然環境非常優美,空氣很好,食材等也令人安心,居住在這裡,精神富足是最大的資產」陶藝家山下清志面對著山群,對我們說。


位於有點坡度的山麓,我們來到了山下先生的家拜訪。先印入眼簾的,是塑形完成,等著曬乾的素胚。岩美町小田谷的延興寺,築於1979年,在這裏,山下清志使用鳥取當地的陶土、黑石等,創作出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器皿。



原本是上班族的山下先生,生長的環境正處於所謂的大電腦時代,也是泡沫經濟時代。當時正是IBM等現代科技大廠風潮之時,山下先生不免俗地也加入了這樣的行列。原本以為自己走在時代的尖端,卻再一次「下鄉」之旅後,人生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記得那時我前往神戶拜訪兄長(山下碩夫),他從事陶藝業工作,那個時候用雙手親自做出作品,與社會風潮反其道而成。不過「手工」卻帶給我的是巨大衝擊,也讓我真正面對了自己。」



山下先生在快速步調的生活下並不快樂,下定決心辭職,一年後終於開始踏上創作之路,令他訝異的是,原本以為的抵抗與掙扎竟然都沒有出現,反倒是升起一股回歸自然的滿足「終於像「人」一樣的活著。」他笑著說。山下先生不但找回自己,更替鳥取找回專屬的民藝。



鳥取民藝淵源,可以遡源至江戶末期開始,當地以染付為主要特色的浦富燒,就是主要生產給庶民使用的食器。真正發展起來,則是在鳥取民藝之父稱號的 吉田璋也先生帶領之下。「吉田璋也發起了鳥取民藝運動,邀請陶藝家生田和孝與兄長、與我一起回到故鄉鳥取。大概1971年時,兄長和我復興了浦富燒。八年後,我開立了延興寺窯,才正式獨立。」



選擇最接近過去民藝製作的方式,山下先生從現地尋找素材,利用當地附近的土壤進行創作。一開始,山下先生將所有創作都拿去窯裡燒,像是花瓶、小皿等,類似「雜器」的概念;學習的漫漫長路,「美意識」開始加深,對他來說,作品是裝盛回憶的容器。以素朴的造型,表達人的純粹,希望透過作品,讓大家感受到人的溫度,進而體驗「活著這件事」,則是創作迄今的初衷。



創作的靈感來源,則是來自于世界各國原住民的工藝品、衣服、竹製品等等。像是日本民藝運動的先驅到台灣調查帶回的作品,現金都陳列于東京、鳥取等地民的藝館,在沒有工作的日子,山下先生就會去看、去接觸,然後再從中汲取智慧,從以前就存在生活裡的物件、或是以前的器皿,加以改良,變成適合現代生活的器物。



開立延興寺窯,今年是第38年。
在山下先生身上,已經完全找不到當年的科技新貴的身影。
不變的是,一直以來的創作方向。

「我還是會做很多的嘗試,雖然大家可能看不出來(笑)
譬如是土壤使用上的變換,以兩種土混合創作、再嘗試將各自的缺點降低、凸顯優點等這些細節,去尋找出新的可能性。」
身為民藝運動的實踐者,山下先生很努力地將鳥取的民藝精神傳承給下一代,冀希未來的某天,能讓這個世界看到鳥取獨有的民藝之美。



延興寺窯(歡迎在鳥取市案內所預約參觀)
鳥取縣岩美町延興寺五二五之四
山下先生的作品也可以在鳥取民藝美術館旁的たくみ工藝館(讀音takumi)看的到。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