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專欄】 由綠變成藍 變身深邃的Japan Blue阿波藍 專訪德島藍染品牌BUAISOU團隊

藍染,聽起來好像不陌生。實際接觸,才發現其實我什麼也不知道。

傳統與新潮的合體 BUAISOU  

從江戶時代持續迄今的阿波藍產地—日本四國德島縣板野郡上板町為據點,BUAISOU品牌正式成立于2015年。

2012年,渡邉先生和楮先生移居德島,在政府振興計劃下,於當地政府機關工作,那時為了想要創作藍染,以團體的概念成立了「BUAISOU」,一邊工作,一邊從事藍染活動。直到2015年結城、三浦先生加入後,才轉變成正式品牌。

四位主事人:三浦佑也、楮覺郎、渡邉健太、結城研(左至右),從種植藍草、漂洗、染布、設計、縫紉,全部一手包辦。

以木灰、麥麩、石灰混合而成的發酵傳統技法「地獄建」所製作成的藍染液,能讓布、木等自然素材上染上美麗的Japan Blue阿波藍。

身為第一批移居德島上板町的年輕人,當地居民曾把房子借給BUAISOU當工作室等:「我們剛到德島時,一個蠻臉鬍子、一個長頭髮,對當地人來說也是蠻新奇的吧(笑)不過,非當地人的身份,不會被既有的傳統約束,有一些過往沒有想過的點子也因此產生,實際上我們也刻意去挑戰了以往不會運用的材質、形式等去做展覽,雖然得到的反應很兩極,不過能夠自由地進行嘗試,是很幸運的。」

從事藍染,生活完全以農業栽種為主。面積9000平方公尺的耕作地,全由四位年輕人一手打理。他們的老闆,則是老天爺。

「栽種都要看老天臉色!每天、每季的狀況也都不同,無法預測。以前在大都市工作,在不同建築物之間移動著,甚至一整天都沒有看到太陽。相較之下,現在有一種紮實的活著的感覺。」說來矛盾也奇妙,每年重複著一樣的農序,卻得面對不同的狀況加以應變,讓四位年輕人直呼再怎麼辛苦,卻真的做不膩:「能夠感受大自然的力量,體會到人類的渺小。在每年的種植之前,會看著日本萬年曆,挑大安之日那天祭拜「藍神」,以清酒、簡單的合掌祭拜。染師慣有的傳統習俗,我們深信不疑著。」

 

德島 蒅的誕生之處

藍草其實到處都可以種植,不過在日本,德島卻是最知名的地方。

在過去,德島的吉野川很容易氾濫,河邊根本無法種植一般食用的農作物,為了防災、防洪,德島的居民就開始種植藍草。

爾後,研發出培育蒅(すくも,讀做sukumo),成功發酵之後,轉賣給其他區域的人民,就這樣一代傳給一代,成為德島正要的傳統產業。當地居民為了不讓別的地方學習此獨特技術,就一直守護著技術不外流。在全盛時期大約有1800間店在製作蓼藍,直到化學染料、印度植物染料大量進口之後,因為相較之下容易、利潤高,大部分的店家都隨著改變,現在,只剩下五間店專門在製作蓼藍,這樣的職人,稱為染師。

藍染的藍很不純粹,卻很珍貴

以悉心培養出的蒅作為觸媒,來自天然植物的藍染,帶著不純的雜質,也因此有能力呈現層次感的色彩。

隨著使用時間過去,每一次清洗,都會慢慢洗去雜質,藍色會越來越透、越來越美,最終幻化成有深度的Japan Blue。

藍染僅僅適用於天然材質,團員說有時遇到客人的要求,就只能試試看,卻無法保證一定染得上顏色。以刪去法去了解哪些可以染,哪些無法染,乍聽之下很不科學,卻也正是驗證商品是否為天然材質的最佳方式。

每一個步驟都是手工作業的藍染,即便某一個步驟可以進行較快,不過在某些步驟又會慢下來,大量生產是緣木求魚,BUAISOU笑著說,50個就算大量了。

 

似曾相識的藍染 從亞洲到世界

文章一開頭所提的藍染聽起來不陌生,是因為全世界都有各自的藍染文化。以台灣來說,藍染亦是非常知名的傳統工藝,BUAISOU這次來台,也特地安排了參訪的行程,據說收獲滿滿。加上「牛仔褲」對於現代人來說是基本配備,「藍色」這個顏色,親近度與使用度都很高。BUAISOU遊歷世界多國的經驗發現,無論哪個國家,對藍染都抱持高度興趣。

第一次到國外展覽,是紐約:「每年日本四國地方政府都會至紐約舉行推廣當地的展覽,把四國特色、特產文化帶給美國。德島每年都有參加,而德島最重要的技術就是藍染,於是我們便受邀一起到紐約。」之後,更於2015年在布魯克林擁有了小型工作室,直到去年12月才結束契約。兩年在紐約的藍染推廣,不但讓BUAISOU更加貼近國外消費者,也讓他們幸運地有更多機會跟不同跨界品牌合作,像是與紐約服裝品牌Left field, Hill-side、英國品牌Drake’s等進行異業嘗試,還有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為運動品牌New Balance帶來令人驚豔的藍染球鞋:「其實是NB有個企劃,要採訪各地年輕的創作者,剛好我們也在受訪名單內。NB來德島時帶了球鞋在身邊,突發奇想地說來染染看如何?我們也很感興趣,就答應了,結果效果意外的好!於是就請我們多染了幾雙在活動上展出。」這一戰,也讓BUAISOU名聲遠播,讓全世界運動愛好者知曉BUAISOU的存在。

紐約之外,他們並活躍于東京、新加坡、香港等地,無論在哪,BUAISOU從頭到尾都自行策劃,只為了讓這個世界認識藍染:「到世界各地舉辦展覽,目的在於呈現德島BUAISOU的藍染,是從種植開始、染液製作、到成品完成,一整個完整的歷程,而非只是看到商品。」BIAISOU堅持呈現一整個過程,是深思之後的決定。「在推廣藍染時最大的課題是讓消費者知道,藍染與化學染的不同。要怎麼傳達才能讓他們了解呢?這其實是很大的學問。」

於紐約Les Ateliers Courbet 舉辦工作坊

藍染的當前挑戰與未來

從以前到現在,去到很多國家,跟很多人接觸,了解不同國家的藍染文化,BUAISOU透過這些學習,對於如何傳達藍染的魅力給大家,有越來越清楚的輪廓。

而隨著2020年東京奧運的到來,日本國內興起了一股民藝復興運動風潮,各個都道府縣開始「往內看」,發掘自家地域的特有民藝、工藝技術,並加以推廣振興:「德島的藍染支撐了日本染織文化很重要的技術,的確越來越多人重視些望能夠重新振興起來。2020年東京奧運中,奧林匹克五環的藍色就是用藍染的藍色!想要再一度呈現給世界,一直以來美麗的Japan Blue。」渡邉先生彷彿身負重任的說道。

這次短暫來台灣之後,六月份BUAISOU將在東京舉辦工作坊,而在往後一些的行程,大男孩們一同笑著說夏天幾乎都在田裡,要到秋天才能認真討論了。

春、夏天耕作,秋、冬踏出日本推廣藍染,與農序同步的行事曆,藍染兩個字也在無形之中,聯繫著四個人的生活。

接下來,BUAISOU的新計劃呢?其實也不算新,而是品牌成立以來,團員們第一個想完成的商品:牛仔褲。以藍染製作牛仔褲,要克服的程序比想像中複雜,終於已經到了紗線等都已經選好的尾聲!提到牛仔褲,BUAISOU團員們個個振奮了起來。

其實,牛仔褲帶給他們的意義,遠遠超過商品。「BUAISOU」的名字由來就是與牛仔褲有關:第一位引進美國牛仔褲的日本實業家白洲次郎先生,自家位於東京的別墅名字武相莊,讀音「BUAISOU」。BUAISOU不但像白洲先生致敬,更代表著四位大男孩們把日本藍推上世界的決心。

BUAISOU面對面時間

請問最初移居德島的動力,最關鍵性的一個原因?

渡邉先生(31歲,山形人)「以前在東京當上班族,偶然假日參加藍染的工作坊,在工作坊聽了展個完整的過程,覺得大開眼界,原來藍染每一步都有很多學問。進而興起想要認真學習的念頭,搜尋坊間資料,找到了德島縣上板町這個城鎮,有藍染的技術之外,因為高齡化的關係,藍染已經快無法傳承,也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在做。所以當地政府開設了振興計劃,補助年輕人的方案。今年是第六年了。」

 

三浦先生(29歲)「我是德島人,大學是在東京念服裝,畢業後有些茫然,回到老家德島,而當地的藍染師傅,介紹了渡邉先生與楮先生給我認識,於是決定加入。目前是第五年了。」

 

楮先生(28歲,青森人)「我跟與渡邉先生算是同期,參加了德島的振興作業方案。大學原本是學織品設計,接觸到許多染法,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藍染。」

 

結城先生(26歲,山形人)年紀最輕。「渡邉先生是我的前輩、大學暑假時來德島找他,第一次確切地了解了藍染的整個過程,包括葉子長什麼樣子等,覺得藍染很有趣。畢業後短暫工作後,前往德島,想要好好從農業的部分開始學起。」

 

沒有工作的時候,各位的休閒活動?或是興趣?

「品牌成立三年以來,一路走來很艱辛也很忙碌,說實話沒有什麼自己的時間。突然被問這個問題,還不知道怎麼回答!(笑)」渡邉先生代表發言。不過經過小小聲討論之後,四位回答如下:

結成先生:最近著迷攝影、還有在家中種植植物。

楮先生:喜歡溫泉。

三浦先生:看漫畫!請一定要看攻殼機動隊(笑)

渡邉先生:騎機車兜風!

 

最後想請問,從種植藍草、漂洗、染布、設計、縫紉,這幾個過程,最喜歡哪一個過程?最苦手的,或是最不喜歡的部分?

渡邉先生:喜歡不用動腦筋的工作(笑)像是採收、裝袋等的重複作業,有機會放空腦袋。

三浦先生:最苦手的果然是農作業阿,總之需要用到體力的都覺得很辛苦。最喜歡的是設計、縫紉!

楮先生:設計、染布、開拖引車都蠻喜歡的,應該說全部的過程都很喜歡吧,哈哈!

結成先生:最喜歡的是農作業,喜歡看著大自然、植物生長~最苦手的是夏天炎熱的天氣下,進行農作業!

 

photo/ BUAISOU

 

BUAISOU POP-UP SHOP in TAIPEI (展覽已結束)

時間:2017.5.6 -5.24   12:00-20:00(無例休)
地點:小器藝廊(台北市大同區赤峰街17巷4號)
電話:02-25599260
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xiaoqiplusg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