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專欄】 小野哲平與早川由美 生活在高知

生活在高知

每個人都曾經想過自己理想的生活形態,其實多半也都有著清晰的面貌,不過我們卻還是在現在的狀態生活著。如果鼓起勇氣,踏出第一步,會不會發現,其實距離不遠?

封窯過後,大夥拖著疲憊的身軀,各自回到房間裡梳洗換衣,我們被安排到介於窯場旁邊的兩層樓房舍。一樓是小野先生平常創作的工作室,彷彿聖地一般不敢經舉妄動,只有眼睛咕碌咕碌的360度巡視,突然工作室的鐘敲響,低沈的迴盪,我更加確定了這裡聖壇的地位。踏上兩層淺梯,入眼之處右方是看似凌亂實則仔細分類過的布品,數不清有多少種類的布品在層架上安靜的等著,等著早川小姐輕聲喚起他們準備工作的時刻。除了颱風即將到來的風聲,鐘聲迴想的餘韻,布品充滿生氣地迎接,還有整棟木頭建物微微散發出的香氣,整個感官有種即將啟動的感覺,我的直覺這樣告訴我。彎著腰以防頭撞到橫梁的步上階梯,我們來到今晚佇留之處。三床布團已經安穩鋪好等待客人的光臨,我們匆匆整理後便前往餐廳準備今天的晚餐。

站在遠處看向小野家,最左邊是窯場,中間是工作室,右邊是小野家。每處步行約三分鐘,想著小野先生每天從家裡出發至工作室的心情,再到開窯時步行到窯場的心情,天氣暗了再步行回家的心情,腳步的輕重緩急應該不太一樣?

山中的雲霧簌的聚集,已經沒有光,也讓小野家的黃燈顯得更加明亮。

推開木門,換下潮濕的鞋子,懷著有點不好意思的心情,進入了小野家的客廳,也是餐廳,也是平常大家的聚集之處。早川小姐與助手早早就開始準備晚餐,想起早川小姐稍早協助燒窯的俐落身手,現在穿著圍裙站在廚房左移右動的料理、指揮著,背影充滿活力與堅毅,她是小野家的料理長,也是小野家的光。

 

小野先生、早川小姐同樣身為創作者,怎麼分攤家庭工作、如何協調是很重要的課題,也是小野先生單身時沒有考慮過的事。與早川小姐相識、步入婚姻,小野先生才更加了解經營生活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何謂重視生活?其實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全部組合起來就是你的生活。因此如何重視每一件事?身為人的方式為何?才是我們應該是思考的。」小野先生說。

不平凡的小處 對生活的重視

小野家的木長桌,沒有用來用餐,反倒是成了早川小姐的中島廚房!桌上滿滿的「料理中」餐肴,待「組合」的食材,而這些全部都以小野先生做的器皿中盛著!夢幻廚房的必備條件就是有一扇敞開的窗,何況外面景色滿是綠意,在這樣的廚房裡,我也忍不住卷起袖子來幫忙。以磚頭搭起小爐,上面正以烤網烤魚,啪滋啪滋好誘人;隔壁爐正在炸雞塊;還有以米麩做成好像年糕的食物;大片海苔包起的飯丸;清脆高麗菜與各種新鮮蔬菜拼起的沙拉……以上都是8~10人份!

我負責準備「桌子」—把早川小姐創作的長條拼布鋪在木地板上,在到小野家廚具櫃小心翼翼的拿碗、鉢、大盤、筷子、玻璃杯,然後依序擺放,如同魔毯般的高知餐桌已然完成,旁邊還有小野家的貓監工著,看他尾巴搖啊搖的,看來我是做得還不錯。

接著就是依序上菜,大家就坐,開動,互相聊天,起身夾菜,全程跪坐的我們時不時變換姿勢,氣氛非常熱絡,就算聽不懂日文,也能感受到言談中的有趣、嚴肅、輕鬆、調侃,最重要的莫過於每一道料理都好吃的令人流淚。小野家的晚餐,讓人忘卻了燒窯的漫長,高溫的熱楚,蚊蟲的攻擊,流過汗水的食物,更加美味。

小野家特製雞飯。因為燒窯的體力消耗大,長時間待在窯旁身體必須承受高溫,所以小野先生的胃口都不是太好,這種時候,早川小姐會做雞飯,以青菜、紅蘿蔔、蛋絲加上雞肉,最後淋上雞湯,暖暖胃,也容易下口。

我的坐墊與碗筷

用餐過後,大夥依舊坐著聊天,有時沒有講話,只是靜靜的共享著時光。我好奇的繞著客廳,看到早川小姐依照時節醃漬的食材在各式大小不一的玻璃桶裡努力發酵著;私心很想購買的早川小姐自家製味增!廚具櫃上的各式乾貨;以竹籃、大鉢裝盛的水果與蔬菜…遊歷亞洲各國帶回的掛幅、小型神祉、CD架、盎然的大型植物…還有跟貓咪窩著的大竹籠。這些小處,展現了小野家對生活的定義,你會知道他們是怎麼樣在過日子,吃些什麼,在意什麼,喜歡的音樂是什麼,生活是什麼。

很喜歡這個角落

大鉢裡裝的都是新鮮蔬果

各式乾貨分別裝瓶

 小野家的毛孩子

隔天的午餐

用餐是很重要的交流時光

夜晚的高知並不寧靜,田野與樹叢裡的昆蟲們有節奏地發出聲音,可能是環境太過自然,蚊蟲都比都市裡大上兩倍,我們點起了蚊香,依序前往小木屋浴室洗去疲憊,然後鑽進被窩裡入眠。明天,我們將拜訪小野先生的工作室,親自見證陶的誕生。

 

(待續)

 

 

 

相關商品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