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會員登入

email帳號

登入密碼

登入

我不是會員,我要加入小器會員忘記密碼帳號開通

曾在小器實體店鋪消費,請選擇 帳號開通,以便繼續累積您的紅利。

現在你也可以直接透過您的 Facebook 帳號加入小器網站成為會員

請輸入關鍵字

【黛安娜的 iroiro】跨越世代的器皿之美 專訪選品人日野明子

繼去年參觀日野女士首度在台灣的展覽後,便很期待今年也有機會再看到她的選品。得知小器藝廊即將展出,便心急的先上網查詢了這次即將現身的作家。不過,還真的不好找呢。於是在心裡發誓一定要親自訪問日野女士,談談這次策展的觀點。

隔了一年見到日野女士,親切的她依舊以最自在的樣子出現在藝廊。

自1999年踏入展覽企劃,迄今17年的時間,往來過的作家超過500位,陸續合作將近400位,長時間、大量地第一線接觸作家,日野女士銳利眼光其來有自。

第二次於小器藝廊的展覽,有著對台灣客人的反饋,以及對日本主流器皿的再提問。

去年日野女士親自來到台灣後,發現台灣料理多湯汁的特點,也鮮少看到在日本常使用的豆皿類,「尺寸稍大」的器皿便成為日野女士尋找的方向之一。

此外,也發現「好保養」似乎能讓台灣客人更加願意使用,因此這次帶來的創作,都屬於不用特別照顧、無需小心翼翼保養的作品,希望讓大家在日常生活裡可以無壓力的輕鬆使用。

稍微偏離主流的作品 

培養另一種欣賞角度

「現在日本國內許多知名選品店,陳列的作家大多具有某種氛圍,

這次帶來的作家,是屬於稍微偏離主流的器皿風格,也是鮮少被器皿圈的媒體報導、關注的,不過就我認為是很棒的作家、很有實力的作家。」日野女士認真地聊著她17年來的觀察。

「想要帶來的是,由我這樣的年紀、背景所挑選的作家。」

日野女士挑選的是40後半-60歲的作家,也是她口中—上一個世代的作家。

「上一個世代的作家,也就是40-60歲的前輩們,比起自己,還是著重在為他人而做,以創作舞台來比喻的話,是處於幕後的人,而非站在作品的前方。『自己』這個角色往後退了,或許可以說是擁有職人理念的作家?」

所謂的主流作家,多半是介於30,40歲的作家。「多半以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創作在自己生活中想要使用、可以使用的器皿。很多年輕作家的生活本身就是媒體感興趣的焦點,可能是表現出『從事生活工作者應該擁有的生活形態』了吧?是懂得如何營造自我特色的一個世代。像是去年展覽時挑選的作家郡司庸久.慶子夫婦,之前Casa Brutus[1] 前去採訪他們家,非常漂亮呢!整體來說,上一個世代的作家,並沒有強烈意識到「生活感」的重要性。器皿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做來使用的、每天每天使用的夥伴。而年輕一代對於生活、空間感的sense提升,可以說是兩個世代間詮釋『生活形態』的方式變了吧。」

上圖為去年展覽 郡司庸久.慶子夫婦的作品

 

生活起點的不同

器皿之於生活 意義的感變

兩個世代的作家,創作的起始點其實就有差異。

東京的藝廊「桃居」店主,同時也是日本陶藝界的領導人物廣瀨一郎曾表示,作家的作品=器皿 此一看法是近30年的事情,也就是約莫1980年代開始的。

1990年代器皿作家逐漸受到矚目,日本生活風潮開始形成,關注生活的媒體雜誌增加,可以使用的陶藝—器皿與生活形態等企劃特輯也開始受到歡迎。

日野女士提及的30,40歲的作家,可說是在日本生活風潮的熏陶下成長,

因此許多作家會走上創作一途是因為基於對「生活感」的追求與嚮往。

 

不同世代 不同的美

那麼,日野女士口中的上一代作家,具有什麼樣的美呢?

 

河井達之的工作室內有收藏許多民藝作品,很顯然傳承了“民藝”風格。

可以感受出從小受到家緣[2]影響之深。對於釉藥、陶土的喜好雖然深受其影響,但創作時則是以獨自的觀點進行。不拘小節的拉胚線條上,淡桃紅與吳須藍呈現的是安泰穩重的氣質。所使用的白色陶土乍看像是瓷器,但隨著時間與使用經驗的累積,會產生與陶器一樣的美麗貫入紋路。

 

鈴木壽一的粉引壺[3] 是苦心研究後的作品。陶器是需要保養的材質,隨著時間過去,陶器像是有生命一樣,會有更加豐富的表情,大部份喜愛的人也會覺得這是陶器特有的味道。不過由於鈴木先生希望他的創作能維持原本的樣子,因此特別在最後一道工序時,加入了防潑水的成分,因此在泡茶時,茶壺不會因為茶漬沈澱等變化顏色、避免產生貫入的情形。可說是為粉引找出了好保養的方法,受到許多使用者的好評。

 

玻璃作家安土草多的父親是日本玻璃作家先驅跟在父親身後觀察自學習作品中帶著獨有的風味以宙吹方式創作,金屬模具是自己親自設計,再請師傅製作的,即便是玻璃卻不感冰冷反而讓人感到安心這就是安土風格尤其是燈泡中閃耀的光芒更是絕無僅有他也經常嘗試創作各種尺寸無論是大小高度細長等都是他獨創的風格

 

砂田政美是一位容易親近,沒有距離的將近60歲的男作家。經過正統的陶藝訓練,創作技巧相當純熟。不過染付系列,卻轉化了傳統的古伊萬里燒的特色,將花紋由工整之感,刻意描繪成有點鬆懈,不一昧追求完美,反而顯得更加可愛。30年來持續不斷對土與釉藥的鑽研所使用的土是來自瀬戸九谷天草九州各地為了燒出白色中透著一絲淡藍燒製時細微的溫度調節是非常重要的也因此他的作品比一般瓷器更加堅固

 

有許多瓷器創作者,進行創作時總是小心翼翼,而藤井憲之的器皿卻是輕巧自然的。既自然大方卻纖細雅緻,兩種幾乎相反的特質同時具備的瓷器並不多見。因為能相當能襯托料理之美。而他本人與作品風格相反,是相當有趣而爽朗的人,這樣的反差也是他的魅力所在。帶有律動感的波浪紋是代表作。

聽著日野女士認真的分享每一位作家,雖然沒有見過他們本人,卻不自覺跟著話語想像作家的長相、創作時的模樣。

回到藝廊參觀展覽,心中突然有種深刻感謝藝廊、店主以及選品人的悸動。

原本是作家在工作室,孜孜不倦地從練土開始、轉動著轆轤,默默一個人完成的作品,

來自日本各個地方,現在來到了我們眼前。

 

藝廊透過展示,能夠有脈絡、有意識地介紹作家與作品給民眾認識。

有深度的展覽,透過作品好像可以與作家的生命產生連結,感受到作家的活力與心意;多元化的展覽內容,可以讓我們接觸未知的世界,就像日野女士特地挑選的偏離主流的作家,正是希望讓我們可以去思考,主流的定義以及器皿的廣度。

不同世代的作家所呈現的作品並無好壞,若是靜下心來仔細心欣賞,或是經常到藝廊參觀展覽,便會從作品中發現,專屬於每個世代的痕跡,或許也能找到與自己生命的共鳴。

 
 
 
日野明子

1967年出生於神奈川縣。共立女子大學在學期間修讀工業設計師秋岡芳夫的課程,開始對各地區的工藝品製造產生興趣。
在專營北歐設計與日本手工藝品的貿易公司任職後,於1999年獨立創業。
以「木瓜工作室」之名,從事聯繫店家與製作者的批發業務、展覽企畫、協助雜誌採訪、向報章作物品、地區產業顧問、大學講師、寫作等工作。
著有《器之手帖》《越用越好用的廚房道具──日本職人的日日好器&保養術》等書。

 
 

器之手帖台北展 II

地點:小器藝廊(+g)

時間:10.22(六)~11.9(三)  12:00~20:00

地點:台北市赤峰街17巷4號

電話:02-25599260

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xiaoqiplusg

 

 

文中註釋:

[1] Casa Brutus 為日本指標性媒體。

[2] 河井達之的大叔父是日本民藝運動的先驅­—河井寬次郎。

[3] 可能是因為日本的土質顏色偏紅、偏深,讓大家反而嚮往白色、簡潔華麗的器皿。從豐臣秀吉時代,佐賀藩藩主鍋島直茂從朝鮮帶回陶工李參平就可知道,日本對於白磁的憧憬自古開始,迄今未曾減弱。日本工匠為了做出白色的器皿,發展了「粉引」的技術—在素胚上刷上白色化妝土,讓陶器呈現類似白磁的高雅感。不過粉引終究是屬於陶器,因此還是會有貫入的產生。